• 深圳市光明新区“12・20”特大滑坡事故案一审宣 不要轻易放弃。学习成长的路上,我们长路漫漫,只因学无止境。


    从大医疗到大健康 医改再出发 如果把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当作诊疗对象,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大学党委副书记、医学部党委书记刘玉村给出3条诊断:有限度的财力投入与日益增长的多元化需求间的矛盾、医改成效的社会整体评价与个体感受间的差异、不同社会群体之间的利益平衡,“这是一道世界难题”。 医改一直在路上。李克强总理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共有27次提到“医”字。3月13日提请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审议的国务院机构改革方案中,作出了重要调整组建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、组建国家医疗保障局。 医改一直在推进,我国已织起参保人数超过13.5亿、全球最大的全民基本医疗保障网;取消了实行60年的药品加成政策,居民个人卫生支出占卫生总费用比重下降到30%以下;医联体、分级诊疗制度、全科医生等医改热词浮出水面…… 医改在涉险滩,正如全国政协十三届一次会议新闻发言人王国庆所言:“医改已步入深水区,依然有很多问题和难题亟待破解。” 告别以药补医,公立医院何去何从 新医改推进10年的重中之重是全面推开公立医院综合改革,2017年的一个大动作是全部取消药品加成。这令全国政协委员、北京医院大内科主任孙铁英印象深刻,因为它意味着告别了“以药补医”时代。 据孙铁英介绍,“药品加成”曾在上世纪50年代为医院带来过发展机遇,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变化,逐渐演化为一种逐利机制,增加了医疗费用,“改革势在必行”。 老百姓期待由此破解“看病贵”问题,而对医务工作者而言,这是道现实考题:当公立医疗服务体系旧的筹资和补偿模式退出历史舞台后,新的补偿机制能否起到应有作用,让医务人员体会到劳动价值。“补偿机制”的步调在各地踩出了不同节拍。 国务院医改办专职副主任、国家卫计委体制改革司司长梁万年透露,目前,从全国来看,约80%减少的药品加成靠服务价格调整来弥补。 全国政协委员、民进中央常委、沈阳市副市长姜军注意到,国内部分地区医院,在取消15%的药品附加费后,反而出现溢价现象,“本来政府补贴10%,医院补贴5%,可最后医事服务费却涨了20%,反而高于以往”。

    上一篇:现足协人员多数愿留岗 还将向社会进行公开招聘

    下一篇:章子怡隔空向汪峰催婚 曾被曝赴长沙选婚纱